Log In

Search

Calendar

«  February 2015  »
SuMoTuWeThFrSa
1234567
891011121314
15161718192021
22232425262728

Statistics


Total online: 1
Guests: 1
Users: 0
Home » 2015 » February » 25 » 【同人小说】《圆环》第十一章
4:59 PM
【同人小说】《圆环》第十一章

这是与本站系列人格‘圆环’关联的小说。算是《龙腾世纪》X《火焰纹章》的一个同人吧。用于让User们了解整个故事的全貌和世界观。因为我的小说坑太多了,所以这个更新可能会很慢。不论如何,欢迎跳坑哦!!

那么惯例的是放火纹人设时间,这回放的是菲尼基斯的鹰王迪万殿下!

首先说一点,其实迪万这个样子的男性是我非常喜欢的类型。我就喜欢这种肌肉男了啦!(那为什么正宫会是塞维尔呢……)咳咳。说正事。迪万也是莱的人格中比较常出现的人物啦,他是拉格兹中的鹰的王,实力强的像Bug一样我会说吗!总之迪万超帅的啦!【给我好好介绍啊喂!

其实也没啥好介绍的,大家想要了解的话继续关注本站这个小说,或者直接去打一下《苍晓》系列的话就好了~~~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白鹭王族的第二王子琉西昂,白鹭一族最后的幸存者。长得像天使一般,更拥有洁白的美丽翅膀的拉格兹,现在正抱着我飞往附近的黑暗森林。虽然我很想告诉他并不用逃走,因为艾克团长是来帮忙的,但是他现在的情绪……对人类的憎恨已经达到了一个顶点,一时之间恐怕没法顺利的冷静下来吧。而且啊……这飞的还真是高啊!!!

就在我实在忍不住想要告诉王子能不能稍微飞低一些的时候,王子就降落了。我们落在了猥琐公爵宅邸附近的一片黑色的森林里。没错,这个森林是黑色的。边缘的树木好像被焚烧过一般基本全都死了,而内部的树也几乎毫无生气好似垂死挣扎一样存活着。整个森林散发着一种死一般的寂静。但在这寂静当中,还流窜着某种声音,某种诡异而悲伤的呻吟……

“森林……在哭泣?”我看向森林身处,在树木与树木之间的黑暗中,传出的嘤嘤的哭声,那悲伤而绝望的声音,就好像在传达着什么惨绝人寰的悲剧。

“啊,你也能感觉到吧。凤凰殿下。”琉西昂王子听到了我的说话,他很理解似的说道,“赛利诺斯森林的悲鸣,是为我族同胞被残杀而唱出的悲歌。现在,更像是垂死的呻吟吧。”

“发生了……发生了什么事?这里?”这里看上去应该也是贝格尼奥帝国的领土吧,这片森林好像也非常的大,一定发生过什么事才会变成这样的吧?否则森林……森林不应该像这般死寂才对。

“凤凰殿下不知道吗……嗯。那么我来告诉你吧,凤凰殿下。在二十年前,这塞利诺斯森林还不是这番景象。”琉西昂王子微微的低下头,他好像在回忆很久以前的事情似的,说,“这里曾经是我白鹭一族的栖息之地,我们生活在这里与世无争。然而二十年前的一天,贝格尼奥帝国的上一任神使突然被刺杀身亡,而不知为何,竟有流言说,神使是被我族同胞刺杀的。愤怒的,失去理智的人类,在失去深受爱戴的神使而感受到的悲痛之下,居然聚集到森林前面,放起了大火,将我等一族全部残杀。”

“……”我不自觉的捂住了嘴免得叫出声音来。全部……?将这里的白鹭……全都杀死了?!就算真的是白鹭刺杀的神使,也不至于将他们灭族吧?!这是……难道是因为对拉格兹的歧视与抵触情绪造成的愤怒加成吗?可是……就算如此,这也太……太可怕了……

“我们……我们白鹭,是代表‘正’的存在。是绝对‘正’的存在。就算是普通的攻击几乎都无法做到,更不要说是杀生了。”说到这儿琉西昂王子握紧了拳头,“人类将莫须有的罪名加在我们头上,即便是知道我们是无法做出攻击行为的种族,仍然肆意的杀害我族同胞……现在,贝格尼奥帝国又篡改了当年的历史,企图掩盖他们的罪责!简直不可原谅!”

“王子……”刚刚没发现……其实王子好像受伤了啊。白色的长袍下摆,沾了一些血迹,仔细看的话,是握紧了的拳头那里流下来的。那只手,是刚刚打了猥琐公爵的脸的手吧?是有多用力……自己都流血了……

“凤凰殿下,见到您真是……真是太高兴了!如果父王见到您的话……说不定……”

“王子,你受伤了哦。”因为他现在有点儿过度悲喜交加。还是稍微让他冷静一下吧,至少让那手别再流血了。虽然我不太擅长治疗魔法,但是做到止血的程度还是可以的。我抬起王子的手来给他施了魔法,看起来是指甲断了啊……很痛吧。话说王子你到底用了多大力气去打猥琐公爵啊!!不过用了魔法之后就能差不多痊愈了,如果阿米尔的话能比我做的更好……不过现在也只有这种程度了。

“凤凰殿下……”

“王子你打的还真用力啊。自己都受伤了。”

“不……那是因为,我们白鹭的话,如果对什么造成伤害,自己也会受到同等侵害。所以才说,我们不能做出任何攻击行为的。”

原来如此……而且王子看上去也是那种很纤弱,很祥和的存在——虽然现在充满了愤怒——但身上仍然散发出让人很平静和谐的气息。这就是所谓‘正’的存在吧。

“好啦!这样就痊愈了!下次王子想要揍谁的话,就让我来吧!”

“谢谢您,凤凰殿下……我……见到您真是太好了!!”突然之间王子又激动起来,他握住我的手,说道,“请您务必协助我等复仇啊!!”

“这、这个……帮忙是可以的啦,可是有件事……”有一件事,还是先问清楚比较好,“王子啊……为什么叫我凤凰?”这个名字,从头到尾都是我瞎编的,王子看上去也不可能和莉娜他们有过接触,而且听他的语气,似乎也是很久之前就知道‘凤凰’这个东西。还是问清楚吧,免得发生什么误会。

“哎?您不知道吗?莫非……不,这把杖……没错的,这是霜龙之赞歌!”本来有些困惑的琉西昂王子看了看我的法杖,右边的坚定了起来,“绝对没错的,这红龙与宝石的杖,和神奇的力量……你绝对是凤凰殿下没错!!”

“没错,这法杖确实叫做霜龙的歌谣。但是我并不知道什么凤凰的事情,我只是个法师……”我这么如实说。

“可以撕破与另一个世界隔阂的法术师,对吧?”王子进一步解释说,“是的,没错。在很久以前,在赛利诺斯和白鹭一族还存在的时候,有一天,森林上空打开了一个黑色的缺口,红色的火焰喷薄而出,红衣的贝奥克却犹如火鸟……那个贝奥克,虽然身为人类,但是却与任何人类都不同,他用他神奇的力量,给赛利诺斯带来了庇护,让帝国的人类永远也无法觊觎这个地方。他是白鹭之民的挚友。”

“……”这、这听上去……像是另一个法师穿越过来的事情?

“后来,他要回到自己的家乡去了。我等王族与他做下约定。不论何时,当他再度归来的时候,也仍然是白鹭之民的朋友。”王子说着抬起手来摸摸法杖,“他拿着名曰霜龙之赞歌的杖,为赛利诺斯做了最后的祝福。”

“我想,这个人并不是我。他是一个和我一样的法师。”是霜龙的歌谣以前的主人,同样是因为某种原因来到这个世界了,至于火焰,那就是火焰的魔法吧。也许就是那个书写了那本笔记和地图,又施下了魔法的古德凡特帝国的大法师,那怎么说也应该是千年前的事情了。

“现在你是霜龙之赞歌的主人了。你也和他一样,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。能够用这杖的人,就是火鸟的族人。”王子这么理所当然的说,“你还是我……白鹭之民的挚友吗?火鸟的传人!”

“如果你有麻烦的话,我肯定会帮忙的啦……但是我不是什么火鸟……我叫做佐伊,并不是拉格兹,从本质上来讲,是贝奥克哦,这样也行吗?”被说得那么厉害还真是受不了,不过是拉格兹还是贝奥克这一点也是从一开始就说清楚比较好吧!

“当然了,因为凤凰殿下……不。佐伊殿下,是不一样的。我相信,拥有这杖的人。而且,我在佐伊殿下心中,并看不到敌意。”

“哎?”

“啊,抱歉。佐伊殿下可能不知道。我等白鹭,因为是‘正’的化身,所以可以读懂其他人周边的‘气’,能够看出对方的心思。没有告诉佐伊殿下真是失礼了。”

“那是没什么啦……”虽然身体上纤弱也无法攻击,但是在其他的方面却显露出天赋吗……这样也还是挺合理的啊。

“所以,佐伊殿下……您,还是我白鹭一族的朋友吗?还愿意,做我的朋友吗?”

“……”第一次被这么问了呢……我可是法师啊,琉西昂王子,我是那么的危险……那么的……你应该明白的吧,我的力量,可以毁灭很多事,可能伤害到你,或者更多的人……然而看着琉西昂王子充满希望的眼睛,无法拒绝他。无法跟他说做不到,他现在……他这么的相信我,而且现在也没有其他人可以帮他了吧?

“嗯。如果王子愿意的话。”

“我当然愿意了!非常感谢您凤凰殿下!如果父王知道了的话,说不定身体会好的更快一些……真是太好了。”琉西昂王子这么说着他带着满意的微笑闭上眼睛,过了一会儿才重新睁开,表情又变得愤怒起来,“凤凰殿下,现在我们要去复仇了!”

“复仇……?王子你想怎么做?”

“我要发动禁断的咒歌。只要到达附近的祭坛,借助那个的力量,就能复仇了!”

“王子……真的要这么做吗?我知道,虽然那些人做的事情确实是很过分。但是……王子要考虑清楚才行。”他得自己做决定。即使复仇并不是最正确的选择,但是有时候却最有效。然而复仇……也会付出代价。琉西昂王子,你已经是你的民族最后的幸存者,真的要浪费你的生命去对付那些肮脏的人类吗?

王子听了我的话,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握住了我的手,好像下了什么决心似的,眼神变得坚定了起来:“我必须复仇,凤凰殿下。”

 

琉西昂王子要发动禁断的咒歌,以我的理解,就是终极大杀器。只要发动了,至少贝格尼奥帝国的大部分人都会遭殃。身为一名法师,人类的死活对我来讲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,但是王子刚刚说过了,白鹭是属于正的生物,如果攻击其他生物,自己身也会受到极大的伤害。仅仅打了猥琐公爵的脸,琉西昂王子的手就流出血来就是证明吧。然而现在,如果王子真的发动了那个‘咒歌’,伤害了那么多人类之后,琉西昂王子又会怎么样呢?会……死吗?

“琉西昂王子……你会死吗?”我直接这么问着站在祭坛前面正坚定决心的王子。

“佐伊殿下,我的家族,我的人民。被他们以子莫须有的罪名全部杀害了。父王因为受不了这样的打击,连床都没法下。我无法就这样算了。”琉西昂王子这么回答着。

“……王子。你会死吗?”我又一次重复了一遍这个问题。

“我不知道,佐伊殿下。我……也许吧。但即便我死了,也值得。”

“并不是这样的王子。并不值得。如果死了,不管死前做过什么,就都没有任何意义了。虽然我不太理解咒歌到底是什么,这之后又到底会发生什么。但是如果王子会因此而死,会因这复仇而死的话,那么就不要这么做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如果王子你死了,你的父亲要怎么办?你是他,唯一的亲人了吧。”

“父王……”

“如果王子受伤了,白鹭国王殿下,也会非常的伤心吧。他已经足够伤心了不是吗?王子……如果你想复仇的话,我可以帮你。但条件是,不要因此伤害自己。”我走到王子跟前去,说,“在仇人的坟墓上跳舞,才是最好复仇方式不是吗。”

“佐伊殿下……凤凰殿下……谢谢你……我……”

“我可以帮王子复仇,惩罚那些当初犯下罪行又篡改历史的人。但是王子也答应我,不要随意放弃自己的生命。”不要随意放弃……琉西昂王子是那么的信任我,明明只是第一次见面,还那么的信任我。所以不要死啊,王子这样的人……不想让他就这样因被愤怒和憎恨吞噬而死去。

“她说的对,琉西昂!”王子刚要说点儿什么,天空中就传来了这样的声音,抬头一看,有三只很大的鸟飞了过来,似乎是拉格兹……嗯……应该是鸟翼族当中的鹰吧。他们三个来到了我和王子跟前,然后解除了化身,化为人形。

“迪万?!”王子显然认识他们,他有些惊讶的这么叫了一声。

“总算是找到你了……虽然不知道这个姑娘是谁,但是她,这个贝奥克说的对。你真的也想成为杀人凶手吗?琉西昂?我会替你复仇……不要弄脏了自己的手,你是白鹭王子仅存的血脉,你的父亲是不会愿意看到你这样的。”被称作迪万的拉格兹,也是这三个鹰的拉格兹中体型最强壮最大的一个,这么说,“所以,别做傻事了。”

“父亲大人……”王子皱着眉,低头沉思了一会儿,然后抬起头来,“好吧,迪万,我不会发动这个咒歌。但是,白鹭之民不会白死。”

“这是当然了。我早就说了要帮你复仇的吧。”这位迪万好像松了口气似的,这么说完了,就看向了我,“那么,琉西昂,这位……贝奥克是怎么回事?你和贝奥克在一起,还真是少见啊。”

“啊,失礼了!迪万,这位是佐伊殿下,白鹭之民千年前交下的挚友凤凰火鸟的后代。”王子殿下突然来了精神,他一改刚刚的表情,带着有点儿激动又有点儿自豪的笑容把我介绍成了一个伟大的样子。

“哈?凤凰?是个贝奥克?”迪万理所应当的发出了疑问。

“不全是贝奥克,迪万。佐伊殿下的力量,可以帮助我们。相信我,她不是和外面那些人类一样的贝奥克。”王子殿下看着我的眼神充满了期待。我突然觉得压力有些大。不过也不好现在就否定什么事,因为从本质上来说,王子说的全都对。但是……但是我没有那么伟大啦王子殿下……

“是吗……既然琉西昂这样的白鹭王族都这么说了……那应该就没问题了吧。”看起来,这几个拉格兹也是非常信任琉西昂王子的,因为琉西昂王子信任我,所以也暂时对我放下了戒备。叫迪万的拉格兹说,“那我们就先回去吧,琉西昂。你突然就跑出来,罗拉塞王很担心啊。”

“抱歉,迪万……之前没打招呼就私自跑出来。现在又发生这样的事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王子这么和迪万说。

“你没事就好啦。行了,我们快回去吧……啊对了,这位凤凰小姐,要怎么办?”迪万又想起我来,他说,“如果真的是塞利诺斯王族传说中的那个凤凰的后裔,想必罗拉塞王见到她也会很高兴吧。凤凰小姐,不如你就和我们一起回去吧。”

“回、回去哪里?”那个叫迪万的家伙人高马大的向我靠过来,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半步,拜托你先说清楚要去哪里,为什么张开翅膀?!要飞吗?!又要飞吗?!!不!不管去哪儿!我们这回用走路的行不行?!

“啊实在抱歉,凤凰殿下!忘记介绍了。”琉西昂王子一不留神就又叫我凤凰殿下了……算了,总之他现在很高兴似的,向我介绍着这三位鹰的拉格兹,“这三位是来自西海的鹰之国菲尼基斯的鹰王迪万和他的左右手,亚纳夫和乌鲁基。”

居然是国王啊!!怪不得有一种‘随身携带’的压迫感呢!这位鹰王迪万殿下,非常的高大,一头黑色的头发,充满野性的气息,说实话还蛮帅的,只是比我高出好多不得不抬起头来看着他,脸上有不少代表‘男人的标识’的伤疤,虽然好像有些可怕,但一旦经过琉西昂王子认可了我之后,脸上便带着略有爽朗的笑容。叫做亚纳夫的鹰王的部下,个子就小多了,大概和多邦克差不多高吧。可能比多邦克要高一些。看上去年龄很小,头发是很浅的棕色。另一位叫做乌鲁基的,更高一些,但是和迪万比起来又很瘦,脸上没什么表情,看起来似乎比较年长。

“嗯……你们好。我叫做佐伊·斯潘瑟。就如琉西昂王子所说……是一名法师。”

“不。是凤凰殿下。”

“好了啦,是凤凰。”我叹了口气,只好顺着琉西昂王子说,“但是我本质上还是贝奥克。只是和普通的贝奥克略有不同罢了。”

“具体来说是怎么不同?我看你也没有翅膀啊。”迪万殿下提出了终极疑问。没错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没有翅膀啊!但为什么所有人都认死了我就是凤凰呢?!

“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。大概来讲就是类似这里的魔导士一样可以使用魔法,只不过驱动的原理完全不同。也不需要用到魔导书。”

“放心吧迪万,凤凰殿下没有问题的!”琉西昂王子再一次这么为我打着保票,为什么会这般信任我啊……琉西昂王子……

“算啦,既然琉西昂都这么说了。我们现在就回菲尼基斯去吧。来吧凤凰小姐。”

来?!来什么?!不!你别随便靠过来!别以为你是国王就能随便靠过来啊!!又要飞了对不对!!对不对!!你们总是飞来飞去的也稍微为在陆地上生存的生物想一想啊!!那些生物——特指人类——大部分都是有恐高症的啊!!

Views: 404 | Added by: Max | Rating: 5.0/1
Total comments: 0
avatar